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马斯克杀疯了!起诉OpenAI和奥尔特曼声称“被骗”,律师最新意见:这份诉讼过于牵强|钛媒体AGI深度

时间:03-03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30

马斯克杀疯了!起诉OpenAI和奥尔特曼声称“被骗”,律师最新意见:这份诉讼过于牵强|钛媒体AGI深度

特斯拉CEO马斯克(Elon Musk)昨夜今晨,人工智能(AI)行业上演了一场新的重磅大戏。钛媒体App获悉,北京时间3月1日,“硅谷钢铁侠”、亿万富翁、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 (Elon Musk) 向美国旧金山高等法院提起诉讼,起诉OpenAI和该公司CEO山姆·奥尔特曼 (Sam Altman) ,OpenAI联合创始人、总裁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以及 OpenAI 的若干实体。这份46页、1.4万字诉讼文件中,马斯克痛斥OpenAI违背初衷,并提到曾不为人知的内幕细节。他控告OpenAI团队违约、出尔反尔(“允诺禁反言”)、不正当竞争等。马斯克在起诉书中表示,奥尔特曼背叛了OpenAI这家 AI 公司成立时达成的一项协议,即开发技术的目的是“造福人类”而非利润。OpenAI最近与微软的密切关系损害了该公司最初对开放、开源通用人工智能(AGI)领域的贡献。“OpenAI已经变成了微软的一个闭源形态的实际子公司。在其新的董事会领导下,公司不仅在开发,而且实际上正在优化AGI,目的是为了增加微软的利润,而不是为了人类的福祉,”马斯克在起诉书中指出,这是对创始协议的明显背叛。截至发稿前,据Axios报道,3月1日,OpenAI高管在内部信中否认了马斯克多项主张,坚称该公司保持独立,致力于造福人类,并且尚未在其产品中实现AGI。“这永远不会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奥尔特曼在OpenAI内部备忘录中写道:“袭击(The attacks)将会不断发生。”奥尔特曼甚至直言:(我)随时奉陪。而马斯克今晨也在社交平台X上确认了此起诉申请,并多次回应网友称OpenAI是“企业版套壳游戏“,是闭源 AI 公司。他早前在社交平台上“隔空挑衅”OpenAI投资的Figure AI,称其是特斯拉Optimus的竞争对手,并公然宣战:“放马过来!”一场关于马斯克和 OpenAI 的激烈争论和诉讼大战即将爆发。马斯克大战奥尔特曼,OpenAI高管最新回应:这份指控不正确马斯克与OpenAI的渊源由来已久。2015年,马斯克、奥尔特曼等人联合创办非营利性组织OpenAI(开源人工智能)实验室,而二人都是该公司首轮投资者。最初,两人都抱着 “积极推动开发造福全人类的 AI,让每个人都用上,去对抗有风险的 AI 技术” 的心态,一起合作、并以此招募到顶级人才。2017年,奥尔特曼想推动成立盈利性质的有限公司,马斯克希望OpenAI做出明确的选择。他告诉包括奥尔特曼在内的三位高管,要么离开OpenAI去想钱的事情,要么继续把 OpenAI 作为非营利组织运营,且在 OpenAI 做出明确承诺之前,他将不再提供资金,否则自己就是个免费给初创公司送钱的“笨蛋”。根据起诉书,从2016年至2020年9月,马斯克向OpenAI “捐赠”超过4400万美元。2018年,马斯克辞任 OpenAI 联席总裁的职务,但他继续给OpenAI捐钱、接到关于公司发展的最新消息。再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OpenAI在2019年转为营利公司,并引入微软数百亿美元的投资。如今,随着ChatGPT风靡全球,而且OpenAI成为了微软最密切的合作伙伴,但马斯克却成为这轮热潮的“缺席者”。最终导致,马斯克和OpenAI走向“对簿公堂”之路。马斯克曾表示,ChatGPT标志着与OpenAI原则的重大背离。GPT-4是一个闭源模型,这违反了开源精神,此举是出于商业目的,而非人类利益。“我仍然不明白,我捐赠了约1亿美元的非营利组织,怎么会变成了300亿美元的营利性市值。如果这是合法的,为什么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做呢?”马斯克称。近日提交的起诉书中,马斯克引用了微软CEO萨蒂亚·纳德拉 (Satya Nadella) 近期的一段对话,作为OpenAI优先服务微软的“证据”。当时纳德拉表示,“如果OpenAI明天消失了......我们会所有的知识产权和能力。人才、算力、数据,我们拥有一切。我们在他们之下,在他们之上,在他们周围。”“GPT-4的内部细节只有OpenAI知道,而且微软也知道。因此,GPT-4与‘开放 AI’相反,”马斯克在诉讼中表示。“它是出于适当的商业原因而关闭的——微软将通过向公众出售 GPT-4 赚大钱,但如果 OpenAI 按照要求将这项技术免费提供给公众,那么这是不可能的。”马斯克在诉讼中还谈到了2023年11月奥尔特曼被解雇以及随后恢复CEO职务的情况。马斯克表示,奥特曼的下台促使微软介入,并迫使那些试图罢免他的董事会成员辞职。他声称,现任董事会成员不再是支持和理解该技术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OpenAI曾精心设计的非营利结构,被纯粹以利润为导向的CEO和在 AGI 和人工智能公共政策方面技术专业知识较差的董事会所取代。董事会现在有一个专门为微软保留的观察员席位。”马斯克强调,GPT-4 实际上已然成为 AGI,而奥尔特曼几乎变相承认了公司技术可以完全转移到微软。马斯克在诉讼文件中引述奥尔特曼的公开发言,“我们对自己的能力非常有信心。我们拥有所有的知识产权和所有的能力。如果OpenAI明天消失了,我真的不希望我们的任何客户感到担心,因为我们拥有继续创新的所有权利。不仅仅是为了提供产品,我们还可以继续我们在合作中所做的事情。我们有人才,我们有计算能力,我们有数据,我们拥有一切。”起诉书中的最后部分,马斯克公布涉及履约、经济赔偿两个部分的诉讼请求。马斯克指出,他要求法庭强制被告继续遵循OpenAI长期以来的做法,公开其开发的 AI 研究和技术公开。同时,禁止利用 OpenAI 或其资产为个人、微软或任何其他特定个人或实体谋取经济利益,而且还要对GPT-4是否为 AGI 技术做司法鉴定,因为如果是的话,就超出 OpenAI 给予微软的授权许可范围;以及其他若干诉求等。同时,马斯克还提出包括要求被告返还其不当行为期间获得的任何收益、披露原告和其他捐助者的资金使用情况、补偿性或惩罚性赔偿等。针对这份起诉,据axios报道,当地时间3月1日,OpenAI高管在内部备忘录中做出一些回应,称这份指控不正确。OpenAI 首席战略官Jason Kwon表示, “(马斯克的)指控——包括声称 GPT-4 是 AGI、开源我们的技术是完成任务的关键以及我们实际上是微软的子公司——并没有反映现实我们的工作或使命。”另外他还承认,去年11月奥尔特曼被罢免后,政府重新启动并正在进行调查。“我们是一家守法公司,致力于履行所有法律义务并完全遵守政府的要求。”具体来说,Jason Kwon在内部备忘录中反驳马斯克的三项主要主张:1. GPT-4 代表 AGI:“GPT-4能够解决许多工作中的小任务,但人类完成的工作与 GPT-4 在经济中完成的工作的比例仍然高得惊人。重要的是,AGI 将是一个高度自治的系统,有能力为长期存在的挑战设计新颖的解决方案——GPT-4 无法做到这一点。”2. OpenAI 已经放弃了造福人类的使命:“我们的挑战是建立 AGI 并确保其影响最大化。我们发现,创造前沿技术并通过 API 和产品广泛使用的策略最适合实现这一使命的两个部分,因为我们能够吸引必要的资本,使技术广泛可用,并提供护栏这是社会和良心的要求。”3.它是微软的子公司:“我们还直接与微软竞争,为企业、开发者和普通人提供最好的价值和产品。据我们所知,OpenAI 是 ChatGPT 和 ChatGPT for Enterprise 的创建者,而微软则提供 Copilot 和 Copilot for Microsoft 365。”对此,伦敦帝国学院商学院教授戴维·施里尔 (David Shrier) 表示:“让我们记住,马斯克在 AI 领域开展了多项竞争性工作,但值得注意的是,他创立了 xAI,这是一家竞争性 AI 公司。” 他补充说,该诉讼可能是为了减缓 xAI 的竞争。“这场争端让人们关注到一个更大的问题,即 OpenAI 等许多 AI 初创公司发现自己处于依赖大型科技资金和基础设施的境地,因为 AI 需要开发强大的计算能力, ”非营利组织Center for Democracy and Technology顾问兼主任卡布雷拉 (Laura Lazaro Cabrera) 表示。奥尔特曼则刚刚在社交平台上回应:“Anytime。”(随时奉陪)美国律师意见:马斯克对OpenAI的诉讼有些牵强,但里面的证据确实起到示范作用随着ChatGPT聊天机器人一战成名,20亿美元收入、800亿美元估值的OpenAI持续处于全球科技行业的风口浪尖。针对这场诉讼,据venturebeat报道,美国凯斯西储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阿纳特·阿隆-贝克(Anat Alon-Beck),以及华盛顿CipherLaw律师兼首席技术专家詹姆斯·德纳罗 (James Denaro) 两位法律人士给出了一些建议。德纳罗指出,马斯克在诉讼中所做的努力“有效地迫使 OpenAI 开源其所有研究和技术”。他解释说,在 OpenAI 成立并为其提供资金时,马斯克显然期望 OpenAI 能够开源。但是,他认为,这很难像明确定义的合同一样执行这些普遍的理解。“例如,他们是否都同意 OpenAI 永远不会拥有专有的营利性产品,或者 OpenAI 是否可以同时拥有 一些开源技术和其他闭源技术?法院可能很难发现他们之间达成的协议在范围和时间上都含糊不清,如果这些协议最初没有像合同一样经过谈判,那么可以严格执行。”德纳罗强调,马斯克对OpenAI的诉讼有些牵强,因为这些协议并没有明确排除 OpenAI 拥有闭源技术或从中获利,并且违约索赔是不确定的。“这份投诉将奥尔特曼、布罗克曼和马斯克之间的普遍共识称为‘创始协议’,”德纳罗说。“但是这是否有真正的协议?如果有,具体要做什么?这些都没有说明。”然而,德纳罗也坦言,马斯克确实提出了强有力的政策论点,即如果一家公司能够作为一家为公共利益而工作的非营利组织,收集税前捐款,然后将知识产权转让给一家营利性企业,这将是一个高度对于科技初创企业来说,范式转变是有问题的。虽然尚不清楚法院是否能够解决公司形式转变和知识产权转让的问题,但它确实提出了一个可能需要在法律或政策中解决的重要问题。阿隆-贝克表示,他对马斯克的诉讼“并不感到惊讶”,而他有权提起诉讼,但事实是,马斯克作为 X.ai 的创始人,现在也是竞争对手,他有明确的“破坏动机”OpenAI。“哪个法官不会看穿这一点呢?” 她指出。尽管如此,阿隆-贝克补充称,该诉讼实际上属于特拉华州的商业司法管辖区,而不是加利福尼亚州——因为所有 OpenAI 企业和非营利实体都是在那里成立的。但她解释说,马斯克对特拉华州对他不利的裁决并不满意,因此他可能故意在加州“掷骰子”。因此,这起诉讼可能会让两个州在本案中展开竞争,可能会导致案件一路上诉到最高法院。“这确实应该受特拉华州法律管辖。”她表示。然而,无论在哪里提起诉讼,德纳罗都强调,“众所周知,两方在法庭上很难期望执行‘握手’友好。”归根结底,埃隆·马斯克诉 OpenAI 案将“取决于他们之间相对非正式的协议和谅解是否能够得到执行,这对 OpenAI 会产生重大影响。”事实上,不止是马斯克,目前OpenAI还面临与《纽约时报》(NYTimes)的一场诉讼。去年12月27日,《纽约时报》指控OpenAI及其投资者微软公司未经授权使用数以百万计《纽约时报》文章训练ChatGPT等聊天机器人,以创造替代《纽约时报》的产品,用“高仿”品与原品竞争。今年2月26日,OpenAI已要求联邦法官驳回部分原告诉求,称原告媒体雇用电脑“黑客”操纵ChatGPT等 AI 系统,进而生成“误导性证据”。OpenAI指认,《纽约时报》通过“数以万计尝试才产生高度反常结果”,因此,这家媒体所提指控与其“知名的严格新闻标准”相悖。“《纽约时报》无法阻止 AI 模型获取关于事实的知识。”OpenAI在诉讼文件中称。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胡泳分析称,《纽约时报》对OpenAI及微软的诉讼案和其他案例表明,法院目前正试图解决 AI 技术对版权、隐私和数据使用法律的复杂影响,法律格局也在不断变化之中。这场诉讼凸显了促进 AI 创新与保护版权之间错综复杂的平衡。据路透社报道,除《纽约时报》,还有其他几家版权所有方,包括作家、视觉艺术家和音乐出版商团体,也对一些研发 AI 的技术企业提起诉讼,控告这些企业在 AI 训练中滥用版权作品。被告企业称,他们的 AI 系统合理使用受版权保护的材料,这类诉讼阻碍 AI 这一新兴产业的发展。围绕 AI 训练是否符合版权法所规定的“合理使用”这一关键问题,美国相关法院尚未作出裁决。法官迄今驳回一些类似侵权诉讼,理由是缺乏证据证实人工智能创建的内容与版权作品相似。胡泳强调,随着 AI 技术越来越多地展现出生成类人内容的能力,不违反版权法的情况下,市场面临现有内容在多大程度上可用于 AI 开发这一挑战性问题。未来,各个领域负责任地合法使用 AI 技术的必要性将逐步增强。美国Substack博客作者Eric Newcomer认为,如果马斯克坚持下去,这场诉讼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内对 OpenAI 构成“迫在眉睫”的重要威胁事件。(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林志佳)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