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教授们的国际关系研究水平,让我悲哀

时间:03-08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89

教授们的国际关系研究水平,让我悲哀

转自公众号哲学与政治上午在查一个资料,打开了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院的网站。其师资队伍的页面,排在第一个的是一个名字很陌生的教授。然后就查询了一下该教授的资料,发现其是一个叫“太和智库”的研究员。这个“太和智库”印象中听说过,感觉和那个“著名”的“人大重阳研究院”风格有点相似。在这个“太和智库”的网上资料中,发现排在前面的高级研究员是中亚几个国家的前外交部长,后面一堆人,名字都没听说过。当然,就像此前没听说过“重阳研究员”的什么王文一样,可能跟个人自身离开大学时间过早有关系吧。回到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这个教授,其名咱也没听过,其人咱也不了解,就看看她写的东西吧。在他们学院主页“学术发表”栏目,有一篇介绍该教授发表在《俄罗斯研究》上的文章,题目是“欧盟与俄乌冲突——困境与出路”,粗粗浏览了一下,感觉这水平,真不怎么样呀。看完注意了一下发表时间,是2023年1月。这篇文章的摘要最后是这样说的:“欧盟陷入俄乌冲突的泥潭,无力自拔,面临着重重困难。危机使欧盟内部各成员国之间的关系也遭遇了不小的挑战。对于欧盟而言,应对危机和解决困境的重要出路在于尽早促进俄乌停战。”文章最后几句:“俄罗斯对乌克兰开展“特别军事行动”,就是因为缺乏安全保障,如果欧盟无法帮助俄罗斯得到这样的保障,欧洲人的和平愿望就难以很快实现。解铃还须系铃人。俄乌停战是欧盟解决自身危机的前提,欧盟的出路也在于此。”这都是什么话呀?俄罗斯侵略乌克兰,是“缺乏安全保障”;安全是一种感觉,我还觉得这些教授们的名声和地位,让我很“不安全”,那是不是我就要对他们采取“特别军事行动”呢?“解铃还须系铃人”,谁“系铃”?是欧盟吗?这种文章,这种观点,竟然出自国内一流高校的专门研究者手中,令人唏嘘。高校研究机构,承担着一定的资政功能,尤其是智库,资政是其主业。可是,这种水平的东西,决策层如果看了,被说服了,相信了,进而以此为基础制订战略决策,后果不堪设想。2月28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王义桅在微博上发了这样几句:“慕尼黑机场,台湾护照享受欧盟待遇,怎么办?”下面第一个热评这样说:你一个“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导,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问网友怎么办?要你何用?又想起两年前看到的一个视频,视频中一个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神采奕奕的青年学者正在做报告,说的是当局要去美国搞个宣传活动,说主办方 找到了他,知道他有能力(做手势说用钱开路);然后神秘兮兮地说,我们在美国“有人”,是一个在北京胡同区有房子的白人老太太。这还算是小众人物。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金灿荣教授,那可是大网红。多年前一个朋友老和我聊金教授的“治台高论”,我每次都说,别信哪个大忽悠,他也就是个口嗨。没想到这些年过去了,金教授的“病”是越来越严重,前几个月竟然在视频中看到:金教授说亚里士多德是不存在的。妈呀,这得喝多少酒,疯成了这样?那个过气的、“自封guo师”的何新老头子的希腊“伪史”,政治学专业的教授竟然也信以为真,且公开大放厥词?我给朋友说,人大国际关系学院,还有正常的人类吗?朋友说,王义桅和金灿荣,都是从复旦大学到人大的。复旦来的?那就好理解了。张维为、陈平,以及他们背后的那个中国研究员,不都是复旦的吗?老有名了!我们的国际关系和外交环境有今天的结果,他们可是”大功臣”呀!普通人胡言乱语,涉及的人和事都有限;教授专家们,他们的“研究成果”造成的后果,我们大家都要承受,要为他们的不知道是愚蠢还是无耻的“成果"买单!作为一个学了七年国际政治的读书人,我汗颜、无地自容,以及不可名状的深深悲哀!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